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主页 > 逸闻 >
轶闻 | 维多利亚时期的十大街头黑帮
时间:2018-03-05 11:49     来源:搜狐
  轶闻 | 维多利亚时期的十大街头黑帮


  作者/ Debra Kelly
 
  翻译/ Zoon
 
  十九世纪的世界变幻莫测,对于大城市而言尤为明显。移民竞相涌入纽约、利物浦与格拉斯哥,其混杂的个人信仰和种族划分也由此构成了一系列冲突,其目的是在新世界占据一席之地。与此同时,罪犯们也迅速意识到,在臭味相投的同伴帮助下,他们的勾当可以进行得更顺利。由此,强大的街头匪帮开始建立起来,并对各自的城市宣告其霸权。
 
  16
 
  The Rip-Raps


  19世纪的巴尔的摩
 
  The Rip-Raps 的名字取自于汉普顿路上一个臭名昭著的浅水湾,他们在1850s占领了巴尔的摩。这个帮派坚定不移地反对天主教和移民,他们的政治立场也最终导致他们倾向于支持“无知党”。
 
  这里的“支持”指的是他们引发暴乱、放火烧毁其对立民主党派的总指挥部(位于新市场“大火”公司大楼,这一名称有些讽刺)等一系列行为。他们抓捕并殴打那些试图逃跑的民主人士,造成两人死亡、多人受伤,场景非常诡异与血腥。由此,无知党的候选人赢取了竞选。


  反对移民的“无知党人”
 
  此事为一个月后进行的1856年总统选举铺垫了舞台。无知党的选举人、前总统米勒德·菲尔莫尔在本州赢得了选票——事实上,这也是他唯一取得胜利的州。不过the Rip-Raps 的力量却并未因此膨胀。即使是在他们支持下成功当选的市长托马斯·斯万,后来也试图镇压其帮派的暴力行为。斯万还利用他的职务建立了专业的警署及消防部门。在下一场选举来临之前,这个帮派已经早已从江湖销声匿迹了。
 
  9
 
  The Peaky Blinders
 

  The Peaky Blinders 剧照
 
  根据流行传说,the Peaky Blinders 的命名来自于他们的武器——在帽沿缝有刮胡刀片的贝雷帽。此事的真实性固然有待考证,但聚焦于这个帮派的BBC同名电视节目the Peaky Blinders 却是完全真实的。
 
  The Peaky Blinders于19世纪某个时期在英国伯明翰一个贫困街区建立,是众多如瘟疫般侵袭蔓延整个城市的匪帮之一。他们经常成群结队地在街头大吵大闹,与对头匪帮争取街区主权的干架更是可以持续数个小时。就像其他帮派一样,他们勒索保护费,并将那些看起来弱势的群体作为攻击目标。


  真实的the Peaky Blinders
 
  但是the Peaky Blinders和其他街头帮派有显著区别——他们是风格化的。事实上,其成员们因为十分着重外形而广为人知。他们通常穿着丝质领巾和整洁长裤。他们也和其他帮派一样招募儿童,在伯明翰的逮捕记录里,他们甚至让12-13岁的小孩使用枪支。
 
  8
 
  The High Rip Gang


  The High Rip Gang 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占据了利物浦的街道。在1884年的1月,人们在街头发现一具西班牙水手的尸体,身上满是被暴打、刀捅的痕迹(手法惊人地和十年前帮派杀人犯如出一辙)。一个十七岁的工人被认定为凶手,人们对其处以绞刑。但帮派的行动并没有因此消停。
 
  帮派的犯罪行动在1884-1886年到达顶峰,并占据了城市最贫穷的地带。他们暴力行为的受害者群体集中在水手、码头工人和店主们。即便从他们手下幸存的人也往往被暴打至面目全非。该帮派最爱使用的武器则包括重皮带和叫做‘搅肉机’的刀具。
 
  The High Rips 是跟随一个叫‘the Cornermen’的帮派出现的,这一名称取自帮派成员在街口角落围堵受害者的作案习惯。但是The High Rip 纪律更为严密,手段也更为严酷。他们武器精良,以至于警方也时常会避免和他们产生正面交锋。


  开膛手杰克的作案现场
 
  当帮派的犯罪行为在1886年后开始消减后,在之后的十年里,我们依然听闻关于这个帮派的传言。有人还暗示一些帮派成员和开膛手杰克有私交。
 
  7
 
  The Deansgate Mob


  从传统意义上,历史总是聚焦在成人世界的冲突与矛盾,而十九世纪末又恰好是不列颠帝国的一次剧变。但是,除了外患,国家内忧也不断。
 
  那个时候的少年犯罪被记录在档。但是去做具体的调查现在已经相当有难度了。即使如此,一位在利物浦的研究人员最近发掘了一系列证据证明了曼彻斯特事实上是19世纪英格兰最糟糕血腥的是非之地。这大部分归功于像约翰-约瑟夫-西里尔和他的Deansgate Mob这帮人。


  The Deansgate Mob 将一个叫做‘赌场’的音乐大厅作为自己的领地,并殴打任何一个斗胆踏入他们领地的可怜人。西里尔年仅14就加入了这个帮派。当他步步登顶之时,帮派也在曼彻斯特开始了稳健的发展。西里尔因为用屠刀袭击其敌而在监狱服刑,与此同时街头干架也时常出现。帮派和帮派的竞争被叫做‘scuttles’ [大破坏],西里尔也因此被封为‘大破坏之王’。他本人深深以这个名号为豪,并将它刺绣到了他的衬衫里。后来这个刺绣成为了他制服的一部分,而他那尖皮带扣也定义了这种‘破坏时尚’。
 
  6
 
  The Forty Thieves


  纽约,在一整个历史中,以他对街头帮派的汇集而闻名。The Forty Thieves 则是其中头牌。
 
  在1825年左右,扒手和小偷常常出入于大大小小的脏乱店面,就是那些贩卖廉价蔬菜、廉价食物和廉价朗姆酒的汇集之所。他们意识到组队办事效率可以大大提高。因此25年多来,大部分爱尔兰帮派在一个要么共同享用偷窃成果,要么共同品尝“恶果”。
 

  “四十小盗”
 
  事实上,这些“恶果”人人有份,包括帮派老大爱德华-科尔曼的亲老婆。因为她没有完成她的定额,科尔曼将她活活给打死。科尔曼最后被处以绞刑,但是帮派却没有因此消失。他们甚至开始录用更小的成员,不超过儿童的年纪。他们被命名为“四十小盗”(forty little thieves)。这些小孩通常是扒手和放哨兵,还有机会被举荐进帮派的高层。
 
  小偷中的许多人视犯罪为一种将他们从纽约贫民窟的极端贫困中拯救出来的手段。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涉及了政治圈,和势力强大的"民主机构"如坦慕尼协会(Tammany Hall)也有深厚的交情。
 
  5
 
  The Bowery Boys


  或许在最出名的纽约十九世纪五分区帮派中,有不少是the Bowery Boys的化身。我们很难分辨他们相关的传说的真实性,因为这些帮派本身也很喜欢给自己的行径添油加醋。
 
  早在1840s,纽约的Bowery 剧院在上映一出有关莫斯·亨普瑞的戏,将他传说的可能真实的一部分揭露了出来。Bowery Boy 在舞台上被塑造得颇为英雄化,而其真正的所作所为可比在街头讨要保护费多得多。那个时候,纽约的消防系统是由街头帮派来料理的,甚至他们之间会为了争取这个权利而火拼。真正的莫斯则在这些火拼中遇见了他的对手,并最终去往夏威夷继续发展其黑帮事业。


  这些帮派固然扎根于贫民区,但是他们在政坛也有所掌权。他们暴动,试图反抗中上层阶级的政治家们,把一场场选举变成骚乱现场。那个时候,投票区成为了非常危险之地。但与此同时,帮派本身也成为了社会变革的催化剂。当帮派老大麦克-威尔士在1859年去世时,诗人沃特·惠特曼不光为他一生艰辛赋诗,还亲自书写了他的墓志铭,记录了其生前的激情和雄心。
 
  4
 
  The Dead Rabbits


  电影《纽约黑帮》中的死兔帮
 
  The Dead Rabbits, 是the Bowery Boys 最初和最大的死敌。根据传说,在十九世纪中叶,两个帮派都宣称自己有上千名成员。因此,当他们两个帮派的正面交锋总是被描述为一场传奇。只是,这个传奇的程度并没有被准确定性。当然,在1830s—1840s,这两个帮派也确实交锋冲突了相当多次。
 
  根据传说,the Rabbits 的名字来源于他们原来的帮派the Roach Guard的一场恶斗。当时,帮派中的某人把一只死去的小兔子扔到了房间里,由于“死兔子”的俗语含义是“发起战争”。所以,从原本帮派分裂出去的那些成员就将此作为了他们的新名字。
 

  死兔帮
 
  The Dead Rabbits 最终和贪污大集团坦慕尼协会结盟,同时他们在投票站威胁那些不投迎合自己利益选票的人。
 
  在1857年,他们成为了七月第四次大暴乱的重要人物。其中发生的具体事件没有被完善地记录下来,死亡人数也是在8-100中波动。这场暴动中总共有5000个帮派成员参与,持续了好几天。The Dead Rabbit 在1863年那场更为混乱的暴动中也冲锋前线。在那场暴动中,屠杀行为只有通过联邦军队才能镇压,而到那个时候,死亡人数已经不可计数了。无数的家庭、建筑包括孤儿院也都被火烧干净。
 
  3
 
  The Rocks Push


  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名为‘pushes’的帮派分割了澳洲悉尼的各大街道。其中最大的一个清教帮派叫the Rock Push,和城市中的天主教帮派相互对立。
 
  他们的犯罪行为主要包括偷窃和骚扰当地店主们。除了帮派内主要的男性成员,女性成员也任务多多,并总是扮演诱饵的角色。当然,那些寻常的争斗们(比如悉尼的天主教“larrikins”)最后会以一种非同寻常的方式收尾。


  拉里·弗利
 
  在1871年,天主教帮派的老大拉里·弗利要和Rocks Push的老大进行一场决斗。Rocks Push所不知的是,弗利其实暗地里和‘Perry the Black’ 一起训练。Perry the Black 是一个加拿大拳击手,因为伪造银行支票被流放到了澳新地区。这场恶斗被宣告为将成为一场传奇,因为两位帮派老大在警察来临前整整打了71局。最后,弗利赢得了这场决斗,Rocks Push也把自己在地区内的掌管权利转交给了他。


  渐渐地,Rock Push 走上了街头帮派的众多常见下场之一,它开始从内部分崩离析。弗利尝试把帮派从犯罪轨道上拉开,但是并没有成功。在后来的20年里,大量和帮派有关的强奸凶杀案件(罪犯包含了其他帮派成员)使司法系统开始崩溃。而弗利的大名则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又被记起,这还得归功于当时的作家、艺术家和电影制作人,他们通过宣扬赌博、赛马和大众艺术来抵抗国内保守势力的抬头。
 
  2
 
  Glasgow’s Penny Mobs


  19世纪的格拉斯哥
 
  有关格拉斯哥纪律严明的传闻声名远扬,但是在19世纪末期,情况可大不一样。在19世纪的最后几十年里,城市被penny mobs霸占了。他们立桩标出了自己的领地,并袭击任何在他们眼里有嫌疑的人员。
 
  “penny mob”这个词组其实是被媒体杜撰出来的。帮派这样称呼自己有好几个原因,首先,除了被抓捕入狱,在街头的犯罪行为依然非常泛滥,有的时候,他们只能在被劫持的人身上抢到一分钱。帮派里还有人放话说,他们会殴打,抢劫别人,哪怕只能抢到一分钱而已。


  他们和其他混迹在纽约街头的帮派还有一些惊人的相似点:爱尔兰人往往是帮派注意力焦点的中心。格拉斯哥是一个清教徒城市,但是也成为了许多因贫穷和饥荒流亡的爱尔兰移民的故土。许多格拉斯哥的帮派都是在移民后数年组成的,他们所挑起的事端也总是针对着爱尔兰移民。甚至是一些非天主教爱尔兰移民也是被格拉斯哥的本地人所排挤,孤立的。以金钱为名义的暴力渐渐被以宗教信仰为名的暴力所取代,期间的一些话题甚至得到了更广泛的热议。
 
  1
 
  The Mandelbaum Gang


  费德里卡·曼德鲍姆
 
  费德里卡·曼德鲍姆,被人们称作马尔姆,一位有名的“老妈”。1864年左右,她在纽约开了一家店铺,而在二十年间她也同时组建了一个颇有名声的帮派。小偷、扒手、土匪,所有信任她的罪犯都从她那儿取得报酬。据统计,她和她的帮派手下的商铺放到如今社会可能值大约2亿英镑。
 
  曼德鲍姆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归功于她对盗贼人情网络的管控。她独手起家,同时还运营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以防止帮派成员被抓。她以贿赂警察和法官出名,使人们改变对黑帮的坏印象。


  晚餐聚会
 
  和其他街头帮派不同的是,曼德鲍姆手下有许多女人。曼德鲍姆认为女人所能做的,远远不止家务琐事,还因此开办了专门培训女扒手和女盗贼的学校。除了学校,她还在一个曾经堆置赃品的三楼洗衣房开办了杂货商店。这幢楼也用于举办纽约上层社会的晚餐聚会。
 
  她的公寓被精心装修过,其中许多装饰物还是来自于帮派成员偷来的赃品。也不知道她请来的宾客们有没有偶然发现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责编:陆清雅)

畅言评论区
推荐图片
推荐视频
【视频】广西渔牧生态园民间传统斗鸡精彩上演
【视频】广
发布时间:2018-04-17
【视频】广西渔牧生态园:户外休闲拓展的好地方
【视频】广
发布时间:2018-03-27
南宁美丽南方青瓦房古村落踏青之旅
南宁美丽南
发布时间:2018-03-17
广西湘商联合会2017年度工作会议圆满召开
广西湘商联
发布时间:2018-02-09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申请加入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桂ICP备14004016号-4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桂网文【2015】2327-0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桂)字第00253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1号

览胜网服务热线:0771-2875218 18878661383 投稿邮箱:lanshengw@163.com
CopyRight@2015-2023 www.lansheng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二维码